• 学妹体验

    时间:2019-06-26 20:35:39

      「美莎……美莎……你这个睡猪,快要迟到了。」里莎一如以往呼唤妹妹起床。  「嗯……姐姐……早晨。」美莎打着呵欠,懒洋洋地爬起床,然后望一望身旁的闹钟才急急跳下床。  里莎看着已经高中三年级的妹妹,真是又好笑又好气。  美莎和里莎两姐妹自少就丧失双亲,由叔父养大。虽然自少就失去亲人,但两姐妹由于天生丽质,活泼开朗,所以受尽身边朋友亲人的疼爱,彼此也能相依为命过日子。  一年前里莎在一间私立高中找到一份教书的工作,有了收入,便跟美莎搬出来两个人居住,美莎也顺理成章地转到里莎任教的学校读书。  星野美莎:18岁,163cm,86d,57,86,外表青春可爱,拥有一束亮丽的黑色直发。高中三年级学生,性格较内向,温和良善,成绩运动优异,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被骗。至今还是处女。  星野里莎:23岁,167cm,88e,58,87,容姿瑞丽,棕色曲发。在私立高中任教英文及一些兴趣班。性格开放,穿着也偏向性感。没有男朋友,但却有多次性经验。  「早餐就放在台面,我先回学校了,你不要迟到哦。」里莎临走前吩咐好美莎后,便穿上一双名牌的细跟高跟鞋出门口了。  美莎也不再迟延,梳洗过后,吃过早餐就换上校服。她从衣柜中拿出了粉蓝色的花边胸罩和丁字裤,这些性感的内衣都是里莎近来买给她的,里莎说美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内衣应该穿得性感一点才有魅力,还把美莎原来的内衣裤扔掉了。  初初的确令美莎感到不习惯,后来却慢慢也喜欢穿了,大概因为里莎买的都是质地相当好的名牌内衣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另外,她们的学校除了是区内出名教学优秀外,令人出名的原因就是校服。因为校裙的限制很宽松,漂亮的女同学都喜欢穿很短的校裙,都是仅仅能盖过臀部。为了保暖和放止走光,很多女同学都会穿着丝袜裤上学。  美莎也不例外,穿好内衣后,便把薄薄的黑色丝袜,套左美腿上。接着也把白─衫和蓝色的格子裙穿好,便上学了。  一路上不少人都跟美莎打招呼,她们虽然刚搬进这区,但很快便很受邻居欢迎,当然也有不少男性是以打招呼为幌子,实际是在欣赏美莎的姿色。  下午的体育课后,一班女生在更衣室嬉戏。  「美莎的乳房好美哦,又软又大。」奈奈很淘气地从后偷袭美莎的胸部。  「啊,不要这样,奈奈,快停手……」美莎似乎经常被奈奈这样玩弄。  「好敏感的身体啊,稍为碰一下美莎的乳头,就已经变硬了。」奈奈一边揉搓,一边用手指挑逗着美莎的乳头,她似乎越玩越兴奋,甚至准备把手伸进美莎的内裤中。  「奈奈,够了……」美莎及时把奈奈的手捉住。  「好可惜哦,如果我是男生,一定会把美莎追到手,然后欺负个够,嘻嘻嘻嘻∼」她们边说边笑地穿上校服。  奈奈和美莎都是很要好的朋友,所以即使奈奈经常用美莎的身体开玩笑,美莎也不介意,只不过,奈奈的说话,今天竟成真了。   

      换好衫后,奈奈和美莎都习惯渴点运动饮料,补习水份后才回课室上下午的课。今日一如以往,可是不同的是,美莎之后感到很不适,老师说很可能是中暑了,便叫了奈奈陪同美莎到保健室。  奈奈吩咐美莎好好休息后便离开了,美莎也昏昏欲睡的睡着。这时,一名男同学走进来,美莎朦朦胧胧下认得是同班的男同学——风间浩树。  「你们不是在上课吗?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美莎勉力地坐起来。  「随便找个借口出来就可以,我等了这一刻很久了。美莎……你真的很美,我很喜欢你。」浩树的说话令美莎很意外。  浩树是一个商人的儿子,虽然很有钱有外表,但因为行为比较孤僻,平时都没有女同学主动跟他交谈,但现在竟主动向美莎示爱。  「这……这太突然了吧,但是,我还没……打算交男朋友,所以……对、对不起……」美莎显得有点不知所措。  「不,你误会了,我没有要你做我女朋友的意思,也没有打算要询问你的意见……」  「那,这是……什么一回事?」美莎有点大惑不解了。  「坦白的说,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性奴。」浩树说得很冷静。  「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……」  「简单直接的说,我打算现在把你侵犯,然后把你要胁,以后继续满足我的性欲。」  浩树二话不说地把美莎拥抱起来,强行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口内。美莎心想反抗,可是身体却用不上力,结果只好眼白白被夺去初吻。他们口唇交缠了一分钟左右,浩树才把舌头伸回,但口水像丝一般仍然连接着两人的舌头。  「好……好过份!」美莎第一次接触男性的嘴唇,敏感的她刚刚竟也有一刻的享受,但回过神来,便想推开浩树。  「没用的,我把麻醉药和催淫药加到你的饮料中,你现在连叫出来也应该感到困难。」浩树捉起美莎的手,让她停止了反抗。  「你好卑鄙,快放开我,否则我会追究的……啊啊……」美莎连呼吸都变得凌乱,看来药力正在发作。  「不……这只是为了减少反抗和受伤,之后没有药物,我也能令你欲仙欲死的。」  浩树不慌不忙地把美莎推倒,然后解开她的上衣。  可是美莎就快急死了,自己的乳房就快要被男人看光光,只好把眼合上,使内心好过一点。  浩树对于美莎的表现感到很满意,之后拉起了美莎的胸罩,使她的双乳从中跳出来。  「比我想像中大多了,而且很柔软,真想一口把她们吃了。」  浩树还是忍住了冲动,先轻轻地爱抚着乳房和乳头。  「求求你,嗯……不要再摸了,嗯嗯……」  「开始呻吟了吗,真敏感的身体。」  「不……不……嗯嗯……没有,这只是……啊……」  美莎感到身体越来越轻,乳房不断传来快感令她发出声音。  浩树立时改为用口吸吮乳头,让美莎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。美莎就像哺乳似的,丰满的乳房正养育着浩树似的。  此时浩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,不断来回抚摸美莎的美腿,享受着丝袜嫩滑的质感。  「小美人,你的美腿真的很淫荡,你知道吗?有很多男生都幻想操你的丝袜脚啊。」浩树的口从美莎的乳头离开,改为吸吮她的丝袜美腿。  「嗯……求求你,不要舔……嗯嗯……好痒………」  显然浩树不会理会美莎的劝告,她的美妙娇吟的要求,只令浩树更卖力地进攻,慢慢已舔到美莎的密处。  「啊呀!不,这里不要碰,求求你……」美莎用尽力的把双脚夹紧。  浩树也要使点力才能把其打开,美莎现在两条美腿被擡起成v字形。浩树赶紧把手伸进丝袜里,把内裤移开,现在美莎的阴户,跟空气只有一块薄丝阻隔。  「这就是男生都想见到,美莎的私处,粉红色的,相当诱人呀。」  美莎已经感受到浩树的气息了,她尝试再把双腿夹紧,但已经被浩树的头入侵了两腿之间的空间。  浩树也不打算移开,就这样被穿着丝袜的双腿夹着,一边对私处舔弄起来。  「噫……噫……不要……这样……嗯嗯……好脏……呜……喔喔喔喔……」口唇虽然说不,可是不争气的下体却流出了不少淫液。  「嗯——真好吃,想不到美莎的淫水会这么香甜,啧啧……啧啧……」  美莎越来越看不下去,只好羞涩地闭着眼睛。淫水和口水开始流出来,弄湿了保健室的病床。舔了不知多久,美莎已经整个人软了,口中只有呻吟声。  浩树见时候差不多,便站起来,把校裤和内裤脱掉。  美莎眼前的,是一根庞然大物,这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性器官,她当然不知道浩树的17厘米,又黑又长的阳具是多罕有。但她知道,这东西极有可能会插入自己的阴道内,抽插,然后射精。  「太粗了……放进来的话……不知会怎样,但是身体好像很奇怪似的。」美莎心中竟浮现出奇怪的渴望。  她的身体已经被挑逗起来,正处于青春期的她,身体对男性变得很敏感,加上催淫药的影响,她现在真的有点想让浩树的阳具插进自己体内。

      可是浩树并没有如她所愿,只把阳具放在她的阴户上,随后合起她的双腿,然后先在被丝袜包着的大腿内侧抽插。浩树十分享受丝袜所带给他的质感,丝袜也为美莎带来最后的保护,默默替美莎的私处承受阳具的磨擦。  「觉得怎样……被男人的东西隔着丝袜磨擦阴核。」  浩树似乎是有意这样做,他一边舔着被举高的美腿,一边欣赏着美莎陶醉的样子。  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欺负……啊……美莎……了喔……啊啊啊」  美莎虽然口唇上仍有点反抗,但已不再抑制呻吟声了。两人性器官分别分泌着润滑液,把丝袜弄得粘粘的,美莎也从中感受到浩树又硬又热的阳具。  「美莎……想让阳具插进来吗?」浩树加快了磨擦的速度。  「……………」美莎没有回应。  「想要吗?」浩树知道美莎只是忍耐,便再加强攻势。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美莎还是忍耐着。  突然浩树停下来了。  「不能停……啊……不,我没有……」美莎感到连绵的快感停下来,不经意地说出心中的愿望。  「这就对了,既然如此,我也如你所愿吧。」浩树露出一丝淫笑,然后就用尖锐的指甲将丝袜给撕破了一个小洞,并把龟头对准洞穴。  「滋滋……滋滋……」浩树慢慢地插入,水声清澈可听。  「不要……啊啊……啊呀呀呀呀呀。」美莎感到处女膜的撕裂,阵阵痛楚由此而生。  「哈哈……想不到美莎还是处女,怪不得一直都露出羞涩的表情。」  浩树以为美莎这样的美少女早已跟别人性交过,怎知还是一名处女,一喜之下,竟将整条阳具直插到尽头。  「呜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求你……拔出来……啊呀……」  血丝从美莎的私处一点点的流出来,浩树也知道暂时不能心急,所以也就慢慢地抽插。  「处女的穴就是不同,又暖又湿……啊……果然,你跟别的女生不一样。」  浩树还是第一次呻吟出来。慢慢地美莎习惯了,痛楚的感觉很快就消失,刚才的快感又再占据她的理智,这也是因为催淫药的原故。  「不!不行!……喔……啊啊啊……我不能有快感,明明被人在侵犯……」  美莎本来借着痛楚,希望让自己回复一点理智,可是自己心中却是在默默地享受着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「噫……噫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啊啊啊」  「美莎真是淫荡的女生,明明被人侵犯,却叫得这么享受,而且阴道还一直吸吮我,想不到你的私处是个名器。」浩树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插抽速度,又不停用淫语摧毁美莎的理智。  「啊啊……这都是……因为……嗯……你的药……嗯嗯……啊啊啊。」  「哈哈……这个就是男生的女神……呜啊……我在干大家梦寐以求的美莎,啊,太爽了……太爽了!」浩树把力量都集中到腰部,一连抽插了百多下。  美莎只感到意乱情迷,快感不断,被强奸的事已忘记得七七八八了。  「啊啊……不要……啊呀啊呀………要出来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……」美莎终于在男人的性器官下屈服了。从阴道中喷出大量淫水,弄得两人交合的地方水渍处处。  「竟然潮吹了,真是天生性交的尤物……啊啊啊……不好了……被你这样一来……我也差不多要发射了……」  「啊啊……不……啊……请不要……啊射在……啊啊啊……里面。」  可是美莎知道已经太迟了,她已感到子宫内充满了温暖的液体。浩树的射精量很惊人,还没射完便已倒流出来,白色的精液也染污了黑色的丝袜,造成很强烈的对比。  浩树过了大半分钟才跟美莎分开,在美莎失神的时候拍下了几张相。  「若你不想相片被公开,就请你别将今天的事告诉人,你现在先休息一下,我之后会再联络你。」  浩树穿好校服,便离开。保健室内只剩下衣衫凌乱的女学生。